\ 一句话惹毛游戏制作人 - Lakoo | 拉闊

一句话惹毛游戏制作人

发布日期 November 9th, 2015 by

最近网上流行玩「一句话惹毛乜乜物物大赛」,乜乜物物包括女友、地勤、设计师、社运人士等等,好不热闹。假如有一句话惹毛游戏制作人大赛的话,对我来说,大概就是「文案啲野,求其得啦。」

不,最是觉得文案可以求其的人,字典里面其实没有「文案」这个词,大概会说「呢啲野,求其得啦,都无人睇架啦。」

既然没人会看,留空就可以,何必填些字进去。既然放上文字,用字就要认真选择,这是对文字的尊重,是文字工作者的尊严。

客观经验,很多游戏玩家,看到文字就跳过,是事实。但别人的反应是一回事,自己的态度是另一回事。也有很多人听到游戏就说不会碰了,如果以上逻辑成立,那岂不是整个游戏都可以随便做了?况且,因果循环,要是写文字的人不认真写,看文字的人就更相信不必认真读,造成自我实现。

公司的角色扮演游戏正开发得如火如荼,同事找我要玩家提升体力、经验和金钱的药品的文案。药品除了分三种,还再分五个等级,等级越高,提升的体力、经验和金钱也越高。对于这款想要体现港人情怀的游戏,作为监制的我不甘于像大部份游戏般,简单用上一级体力药、三级经验药、一箱金条之类的文案,跟导演两人认真讨论良久。

体力比较直观。游戏界面用电池图标表示体力,顺理成章,五个等级的提升体力物品我们选上了不同电量的电池,初阶三级为碳性,选以前最流行的黑猫,高级的为硷性,选专门推动四驱车的粉红兔电池,分别银色和金色。

提升经验的药品,想过用盐和米,正所谓「食盐多过你食米」,但物品有五等,加上油、酱、醋又太牵强。一番讨论后,决定以传统价值做文章,既然有五个等级,自然联想到儒家五常。亏我还是在新亚唸书的,不到此时,都没认真思考过儒家五常,愧对钱穆唐君毅等一代宗师。老实说,有种觉得中式思想过时的潜意识,然而细心解读,可以在二千多年前指出仁为人之本,信为社会之本,确实很有智慧,历久常新。不知情者,大概会以为这是为当下中国量身订造的价值论述。

然而,最好的尊师重道不是盲从,而是批判和修正,五种价值,我们逐一斟酌。基于默契,很快就共识淘汰掉「礼」。在我眼中,传统儒家强调的礼,讲求君臣、父子、夫妻之间的无理尊卑,产生虚伪和不平等,也妨碍新时代引领社会进步。相对而言,我们加入了「勇」,这份无论是面对霸权、生活还是自己都需要的气魄。

比较好玩的是金钱道具,我们有过不少想法,比如纸皮、铝罐是初阶,旧电器是高阶,卖出可得相应金钱。也想过铁皮屋、木屋是初阶,洋房、独立屋是高阶,这切合了游戏的地产主题,但游戏的主人翁本身是受欺压的一群,这个沿自大富翁的概念并不合适。

尝试停止思考,听听自己一想到钱意识到甚么。结果是血汗。劳动换来的钱,自然有血有汗,出卖汗水,可得少量金钱,出卖鲜血,钱加一等。既然流血都不流泪,出售眼泪,当然可得更多。出卖甚么能比泪水更值钱?尊严。(同事一阵吐槽,「边有咁值钱呀?」)这个物品的描述,引述了阿里士多德,“Dignity does not consist in possessing honors, but in the consciousness that we deserve them.” 至于图标,是「樽盐」。

很难想到比尊严更值钱的物品,五层药品还差一个。可是反过来想,出卖甚么比汗水更贱?固然是学识。你说我们很灰?但我没提到的是,导演提议过用良心做金钱道具,结果五层都挤不进。

#原文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 2015.08.30 “Ryu vs Ken” 专栏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