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game有好報 - Lakoo | 拉闊

好game有好報

发布日期 February 25th, 2013 by 高重建

对我稍有认识的同事,知道我一向抗拒提出甚麼价值纲领,尤其觉得在办公室的墙上写上口号,彆扭非常。

原因有二。一则,我认為公司的文化不应由一个人提出,其他人跟随,而是大伙儿在工作、学习、联谊、顺境、逆境的各种交流互动中,从年月中烘培而成,是属於大家的。二则,口号容易流於片面,把事情简化,单一化,更适宜用作洗脑。

但毕竟提出了「好game有好报」这唯一的拉阔理念。理念约於2005年提出,当时公司成立了五六年,积累了不少核心同事和互动基础,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提出口号,我的心态是在归纳和把大家想法同步,多於去带领和演绎。

好game有好报,有几重意义。最直接的,当然是希望透过做出好玩的手机游戏,赚取应得的收入。手机游戏行业很新,但拉阔希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这个逻辑依旧适用。

其次,这句话的背后有其歷史脉络。话说2005年,拉阔的主业是中国移动的「百宝箱」,即由电讯商营运、以KJava為技术、带中国特色的App Store。我们开发手机游戏,透过中国移动,让玩家付费下载。听上去很美好,然而跟理想的模式,差之毫釐。游戏是付费下载的,而玩家下载前不设试玩,只能看到游戏名称、封面和一两张截图。而且,当时电讯商基本上是唯一的发佈和收费渠道,而手机屏幕也就那麼一丁点,可以说电讯商推甚麼玩家就下载甚麼。於是,善於游走於「特有国情」的开发商知道,与其在游戏内容上花工夫,不如随便找个破游戏,起过YY的游戏名,配两张吸引的「截图」,最重要的是,打通电讯商的「关系」,收入自然水到渠成。至於消费者是否高兴,除了315,谁在乎?反正玩家懂得不高兴的时候已经付费了。收入最好的开发商,掌握的不是玩家的反馈,或者手机的发展趋势,而是中国移动的政策、管理指标、高管的升迁和客户服务部的数据库。

这些吐槽点,与过往的香港乐坛类似。流行乐坛打关系的潜规则,Beyond以《俾面派对》鞭挞过。发佈渠道单一、电台电视台捧甚麼流行甚麼、奖项由商业利益主导等问题,在互联网大行其道前甚至今天长期存在。正是这个语境下,张学友在2001年的叱咤颁奬礼有感而发,祝愿乐坛「好歌有好报」。说好game有好报,因為我们希望游戏人的时间、心思、努力,通通花在游戏本身,而不是放在打造关系上。我固之然是拾人牙慧,但拾的不是「好人有好报」的传统智慧,而是学友的凭歌寄意。

不过,「好人有好报」的确是拉阔信念推而广之的体现,毕竟,做游戏就如做人。至少,灌注进去的理念和价值是一致的。有说,相信好人有好报很笨,那是骗人的。的确,从社会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可见,好人不一定有好报,甚至可能死得很惨。这情况在当代中国,更是普遍得即将变成常识。

然而,能带出意义的,总是一个信念,一个目标,而不是一个客观事实。以「太阳在东边升起」為信念是没有意义的。硬是要考究我们到底是否相信「好者有好报」的话,我会说,因為不信,所以相信。正因為不相信现实是那样,所以更需要相信理想该是这样。越是不信,越要深信。

对於一个游戏人,游戏就是业。游戏赚的钱固然是游戏人赚的钱;但游戏作的业,同样是游戏人作的业。所谓的报,又岂是一个金钱回报可以概括。我只确立了两者的关系,而没有去定义「好game」,也没有去定义「好报」。如何理解,如何发挥,还得靠全体同事努力去寻找,精彩地演绎。还是那句,拉阔的文化是由大家一起创造的。

过去几年,智能手机迅速冒起,市场翻天覆地。我们在功能手机年代的辉煌显赫,万般带不走。拉阔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再一次,我们是家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唯一在前世传承到今生的,是好game有好报的信念。希望各位努力打拼的同事,甚至选择了到外面闯的拉阔人,永远不要把这个信念忘掉。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癸巳年正月十五於香港

good-gamer-karma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