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朋友打交 大英雄作战 - Lakoo | 拉闊

BLOG

小朋友打交 大英雄作战

发布日期 June 21st, 2015 by 高重建

风和日丽的周四下午,在火炭某工厂大厦的饭堂,跟《小朋友齐打交》的作者Marti下午茶,碰上其他「炭谷」同行,纷纷朝拜偶像,加好友,索合照。是的,人称小熊的Marti是行内的标杆人物。虽然他打趣说我是他偶像,我却要认真讲他是我偶像。

凭什么?金融界的偶像有眼光有自律,透过投资赚大钱;娱乐圈的偶像有外貌有才艺,透过表演赚名利;游戏圈的这位偶像,二十年前会考毕业开发出《小朋友齐打交》,整代人都玩过。没因此赚到什么钱。

不,难能可贵的不是风行一时的游戏,也不是没有以之赚钱的艺术家命运,而是一手包办游戏设计、美术、编程,一直目标做出让人打得紧张冒汗的格斗游戏,自小清楚自己追求甚么,二十年来不曾动摇。他还在我的同系念书,我们在中文大学泳池边初次见面,到毕业后共事,到后来离开公司开发《小朋友齐打交2》,到他婚后少了孩子气,不再人如其名小熊,到最近他推出手机格斗游戏《英雄大作战X》再次见面聊天,大家两鬓略白,一切都在变,他却由此至终都在研发理想中的格斗游戏。我从没见过他咬牙切齿说话,但他的身体力行却一直提醒着我,无论世界怎变,有些事情不要变。追求与其声嘶而力竭,不如沉着而快乐。

有本事独立开发出脍炙人口的游戏固然是异数中的异数,但热衷游戏,一直梦想「我要做游戏」的年青人,多年来我在中港认识很多。在大陆见过的,有成功的有正在坚持的也有更多失败的,通通付诸实行过。想做,喜欢做,而游戏业又是个有前途的行业,没有不尝试的道理。印象中唯一比较挣扎的是个生于律师世家,因父母之命念法律,结果还是在敝公司做游戏设计的。

香港呢,热衷游戏的年青人同样不计其数,却有一大部份违心地进了其他行业,有受家庭压力的,社会压力的,有抵不住其他更有钱途行业诱惑的,也有自以为放弃打机专注赚钱养家才是成熟的。上月有篇广为流传的报导,说Facebook创办人Mark Zuckerberg肯定小孩打机的贡献,因为“I definitely would not have gotten into programming if I hadn’t played games as a kid”。分享文章的人,当然是为了打机的意义护航,然而读清楚,Mark只是说玩游戏值得鼓励,因为能引起玩者对编程的兴趣,想说的还是意义在编程在工程,而不是打游戏本身。美国尚且这样,香港社会对打机的成见固然更深。反而,被民革打得道德观片片碎,各项体制和社会共识还在发展的大陆,做游戏所面对的道德包袱最轻,商业模式要打破的既得利益和既有概念最少。这不单体现在游戏业,也广泛体现在信息科技和传统行业,网购、支付、金融、交通、住宿、教学、家佣、电影电视音乐出版,还有很多很多。港人在贬「国情」褒「本土」时还需搞清楚,核心价值必须捍卫,既得利益和过时道德却有待打破。

关于本地信息科技和创意工业的发展乏力的原因,网上大量真知灼见,自己以前也着墨不少,与其三幅被,不如说件小事。几年前有次跟小熊在炭谷大排档下午茶,都已成家置业的大家居然谈起「mortgage hacking」,研究怎样在视创业者为无产阶级的香港银行体系申请按揭。这番重聚,大家几年来的心力全部花在事业,带来的收入却远远追不上物业的升值。在香港,投入和产出,价值和价钱的错配,尽见于此。我敢说,一千项鼓励创业创新、扶持弱势行业的措施,抵不上一个高房价政策。

#原文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 2015.06.21 “Ryu vs Ken” 专栏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