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有所娱 - Lakoo | 拉闊

BLOG

老有所娱

发布日期 July 6th, 2015 by 高重建

十几年前首次见识中国大妈的广场舞,觉得那个画面很美,是一道香港容不下的好风景。这不过是港漂生活日常的小确幸,自觉小事一宗,从没特意跟人分享。时移势易,随着「本土派」在旺角假日行人专用区「驱大妈」,后网民酝酿以「泼水节」驱赶,大妈广场舞竟成为了社会焦点。

观乎网上言论和身边朋友,对广场舞反感的较多,欣赏的如我是少数,这点我承认,反正我是怪人。反对广场舞的论点我归纳出几个,最多人持的态度是声浪太大扰民,也有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大妈贩卖色情,另有专栏健笔说「革命歌舞」品味低俗,「届临收经,这个年纪的女人特别凶猛」,「如果你也学过芭蕾舞,……看见这些大妈进驻香港街头唱跳红歌舞,以你的文化修养,不要告诉我,你没有优越感」,亦有公知表示「内地大妈系文革成长一代」,乃内地输入的政治工具,「冇知识冇文化,但懂政治」,是重庆模式,「乃文革政治文化复活」。

我看书比健笔少,学识比不上公知,但读着他们的文字,我只觉心寒。健笔边赤裸裸歧视边说自已没歧视,公知以人的出身背景为驱赶大妈背书,与其说是提防文革,不如说是延续文革,需知文革的恐怖之一正是把人按出身分类,判断好坏。

更何况,广场舞也源于更久远的少数民族集体舞,近一年国内最流行的伴舞乐是红极的流行曲《小苹果》,那之前也很多时候是老歌、粤曲和国粤语流行曲,参与的除了大妈还有更老的「大大妈」和大叔大大叔,气氛轻松休闲,就算完全否定其艺术性,起码是种运动和娱乐。强行把广场舞跟文革红歌画上等号,非常粗疏。「政治化」之说一向在港被滥用,但这种把广场舞上纲至「大妈政治」的公知和乘机在驱赶行动高叫「爱国爱港天经地义」的爱字头,正是把事情政治化的完美演绎。

至于广场舞声浪扰民,那是合乎事实的合理指责。我无法也无意替大妈就此辩护,但这个议题跟公交上是否应谈电话,公园是否适合遛狗,行人专用区是否容许卖唱,马路是否可以踩单车等本质差不多,不同城市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不同场景的承受能力不同,适宜留待多元社会磨合出一套公德共识,加上少量立法被动执法处理,无论诉诸行动驱赶还是主动执法,只会造成恐怖的单元社会。

前面提到广场舞的画面很美,我只是凡夫俗子,并非大妈丛中出西施。我说的美,是那个老有所娱,一班老友记载歌载舞,实现自我,在城市里轻松愉快享受生活的情景,它大大冲击到城市里就是拼命赚钱,主妇就是困在家里煲师奶剧,老了就该低调而不见天日的港农概念。

在退休生活没保障,路边替街坊修修单车都会被票控,宁愿每区派一亿去建无中生有的设施都不面对老人院环境恶劣问题的香港,老有所娱,根本从没进入社会议程。一直有个心愿,想开发适合老友记的手机或者平板游戏。儿童游戏和教育软件是公认的大茶饭,因为儿童要怎么花钱,家长都愿意埋单,然而年龄层另一端,老友记游戏要赚回成本却是极大挑战。人生阶段的两端,社会关注度的落差很大。

缺乏商业模式,心愿实现遥遥无期。清楚我想法的同事调侃,等到我有天付诸实行去开发老友记游戏,我自己已经是目标用户之一了。这个梗于我而言,毫不好笑,因为它过于写实了。

#图:老友记iPad游戏《今天吃什么》,By INSIGHT Center, Elder Welfare Promotion Group

#原文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 2015.07.05 “Ryu vs Ken” 专栏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