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ay foolish - Lakoo | 拉闊

BLOG

Stay foolish

发布日期 November 15th, 2015 by 高重建

近日本港电话骗案急升,连卫斯理都老猫烧须,老编提议我写一下全城骗案。也有知我往返大陆频繁的朋友,关心我最近是否收到类似电话。

我对老编和朋友都是同一回应:其实没用电话一段时间了,基本不接任何来电,可说对电话骗案免疫。甚至用了十几年,九成来电是广告的大陆号码都停掉了,反正真要找我的总能在网上找到。手机对我而言,是一台真正意义的电脑。

是故除了几年前也接过一些欺诈电话聊过几句外,我对全城骗案没感觉,反倒是想聊聊网路骗案。2002年,一名十六岁年青人不堪被骗去游戏中的武器,愤而自杀,首次让港人认识到虚拟世界的骗案,可惜焦点都被放在游戏的祸害,沉迷数位世界很不该等,缺乏更深刻的认知。查实骗案就是骗案,本质都一样,不会因为物品是「虚拟」的而有所改变。当再没有人把一捆捆钱放到床下底的曲奇饼罐,所有财产都是「虚拟」的。再说,随便印刷都可以的美元,何尝不「虚拟」?

媒体把最近的事件称为全城骗案,那大陆的大概就是全国骗案了。公司以往运营游戏,有24×7运作,三十人的客户服务团队。这个规模不是用来炫耀的,外国公司大一百倍的生意额可能也用不了几个客户服务员,我们人多只是每天都要处理大量骗案而已。

印象中警讯描述骗案,最喜欢说「匪徒手法层出不穷」,但我所见的却是相反,手法千篇一律,顶多说得上是三幅被。细想一下,这是理性的,「桥唔怕旧」,既然一直有人上档,何必创新。大陆用「钓鱼」形容复盖面广但多数人不会上档的行骗手法,十分形象化,的确大部份鱼不会上钓,但只要鱼足够多,总有一条会吃上鱼饵。匪徒懂得计算,即使一千通电话有九百九十九个被揭破,那一个上档的所带来的骗款也足以回收总体「行骗成本」,跟银行职员忽悠一百人才卖出一份「夺命金」,但佣金足以弥补所有冤屈气差不多,是门科学的生意。

有趣的是,网路游戏的三幅被骗案中,最普遍的不是被骗去武器,而是被骗去整个账号。假如加些想像力,那其实不是有趣而是恐怖的,你的整个身份被骗走,你没法证明你曾经是你,于是你再也不是你,就像《无间道》的经典天台剧情,陈永仁对锁上手铐的刘建明说:「对唔住,我系差人。」所得到的回应是:「边个知呀?」

客户服务专员处理账号被偷的个案,就是要玩家提供各种讯息,证明自己是账号的原拥有人,比如能说出里面物品的细节,开立账号的时间,一般在甚么地方、时间登录等等。至于对方如何骗去账号,说出来其实毫不高科技,甚至不用尝试对方的密码,大部份情况都是受骗人自己提供给对方。行骗者有时是朋友同学,有时是不认识的人在聊天室搭讪,比如问,「你的角色装备好厉害啊!借我玩一下可以么?」就这么简单。开始时我也觉得难以置信,但看多了也就接受了,无论怎样宣传不要透露自己的密码,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蠢得不得了」,这是卫斯理被骗后的自我调侃,也是我们看警讯时最常说的话。然而我会认为,所有错误之中,最该获得原谅的,就是信错人。信任是社会的基础。我日常生活懂得怀疑,避过了无数被骗的机会,是小聪明。社会能建立起一套信任机制,让人集中精力去生产去创造去生活,才是大智慧。相信,是基于性本善的根本信念,是美德,信错了,没什么值得尴尬。

至此我可以骄傲地自爆一件蠢事:就在上个月,我被骗去百多万。话说上月我第一次去越南,氛围跟我印象很好民风淳朴的柬埔寨相似,加上离开了大陆,舍下盔甲,对当地人毫无防范,下计程车时随得司机在我的一叠越南盾自取,后来发现,十几万的车资,我付了一百多万出去…「蠢得不得了」。

至于在读的,不用在意刚被我骗了以为「百多万」是港元很蠢。要懂得保护自己是没错,但让我们永远不要忘了Steve Jobs的格言,「Stay foolish」。

#原文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 2015.08.16 “Ryu vs Ken” 专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