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寓意是什么? - Lakoo | 拉闊

BLOG

你的寓意是什么?

发布日期 December 9th, 2015 by 高重建

日前许志安在《中国之星》演唱张学友的《怎么舍得你》,评判之一崔健问道:「我知道这首歌是上一个世纪的歌对吧?所以你唱,让现在的观众,年轻人听一个老歌,而且用广东话唱,你的寓意是什么?」上好题材,在当下的氛围,被名笔用来大做文章,指中港如何从球坛决裂到乐坛,自然不过。

报导当天,正好公司推出开发两年,以八十年代香港为背景的游戏,取名《光辉岁月》,不禁让我想,假如游戏圈也有《中国之game》,而评判问我「用上上世纪的歌名,让现在的玩家,年轻人玩一个老旧题材的游戏,而且用广东话配音,你的寓意是甚么?」我会怎样。

首先,我喜欢这条问题,那怕语气貌似剑拔弩张,至少他假定了我创作或演绎的作品是要带出一些意义,这对创作人而言是尊重,我敢说,做游戏的人,没几个得到过这份尊重。可是同时,不管是崔老师还是山吹老师,我不会回答游戏的「寓意」。既然是寓意,当然是需要受众自己领会,而不是作者本人说出来,这不是装帅,而是在说出来的一刻那份隽永就会消失。我不认为伊索会去解释自己的寓言。

所以这问题属于创作人之间的交流,产业的思考,就算我再希望为游戏解画我都得忍,演绎的福分必须留给受众,至少是先给受众享用透彻,而我顶多只能分享这些选取的点滴。我会把问题分地域和时间两个维度,即为甚么要给中台玩家听广东话、给大陆玩家看正体字,以及为甚么要在2015年说八十年代的故事。

前者于我比较直接。相信很多人会像我,看外国电影时会选择当地语言版本,不懂的语言就看字幕,而不希望看到欧美日各国的演员操流利中文,不是要不懂装懂,而是原汁原味很重要,那怕是佛山黄飞鸿说普通话,也让我很不自在。今时今日说这点似乎理所当然,可是我清楚记得,八十年代电视节目中的西片日剧全是广东配音,而观众是不觉得奇怪的。至于流行曲,则是大量改编日语、英文歌,填上广东歌词。这个转变过程,既是创作圈的进步,也是观众品味的提升。随着影坛歌坛的发展,本地创作增加,风格渐渐形成,跟海外作品分庭抗礼,受众也慢慢学会欣赏世界的多元和原汁原味的作品。当然媒介的不同会导致不同的处理手法,比如漫画一般还是会以翻译盖过原文,电视可以有NICAM让观众自行选择,但以母语创作和演绎,这个原则是不变的。

使用老题材这点确实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让我们进一步看崔健的原话:「可是我觉得一个真正代表一个区域的一个文化,不光是一个语言,应该有他的精神,应该有他的独到之处,甚至有他的坚持。可是我更渴望听到来自香港的,代表他们香港本地人声音的一些音乐。当然听流行歌曲,也许很多人会认为,20年以前的香港的情歌已经足够代表香港了,但是我坚决不同意,为什么没有更现代更年轻一点的香港人,来登到大陆舞台上,去表现他们自己的声音?让我们大陆人也多了解一些香港人好不好?不要再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新闻,让我们去错误地认为,香港人是这么看大陆人。」

崔健的要求很高,甚至说得上苛刻,但我特别欣赏且同意他的观点,尤其是最后几句,尽管那是话锋突转,借题发挥。而作为观众,我也的确更享受比如林二汶在《中国好歌曲》演绎我事前没听过的《至死不渝》。这跟语言无关,也跟年龄无关,甚至也不一定是许志安唱功没林二汶好,而是前者没让熟悉原版近二十年后今天重听的我有新的体会。所以在我而言,重点不在于题材属于上世纪、今天还是未来,也不在于是原创,二次创作还是多次创作,而是作者和演绎者有没有灌注足够的、属于自己的信息和感情到作品里面。

前些天有个好友跟我说,其实《光辉岁月》这个游戏名取得很灰,只能缅怀过去。当时我只轻轻回了一句「我有说过那是指以前么」。这里我想提醒好友,可别忘了,「光辉岁月」前面的动词,是「迎接」。

* 崔健原话:http://dajia.qq.com/original/testcategory/dajia225.html

#原文刊于《明报﹣星期日生活》 2015.12.06 “Ryu vs Ken” 专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