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會有光輝歲月這遊戲? 』(一) - Lakoo | 拉闊

BLOG

『為何會有光輝歲月這遊戲? 』(一)

發佈日期 四月 6th, 2015 by

募資以及贈品的事情,雖然多少都有點波折,不過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遊戲的完成也開始有了眉目,開始有人能收到商品了,大概也有些人看過了漫畫。這樣,我們可以來談談。

這個神秘的遊戲到底是幹甚麼。大家看完這篇文章之後,也請說說自己的看法。畢竟在做這遊戲的人在看,大家說每句話,還是能影響到這遊戲的未來發展的。

首先為甚麼會有這個遊戲?最基本的概念就是,想要用遊戲的方式去說一個香港的故事。http://wpadmin.lakoo.com/wp-includes/js/tinymce/plugins/wordpress/img/trans.gif

可能你會說,其實以香港為題材的遊戲是有的,香港是一個對全世界的人都很有吸引力的地方。例如SleepingDogs,九龍風水傳,莎木,或者背景疑似香港的遊戲也不少。他們的規模可能更高,畫面更華麗,能用豪華的3D,這些都是無可否認的。

從這些遊戲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熟悉的東西,例如茶餐廳,招牌,碼頭等。如果單從硬體和外觀看,這些遊戲一點都不可能比「光輝歲月」遜色。

然則,這些遊戲做得再好,有一點,始終是我們想要,但他們怎樣都做不到的。那就是製作一個「以香港人的角度去寫香港」的遊戲。在這些遊戲裡,香港的存在,是背景,這些都是好遊戲,不過他所描寫的世界,並不是香港人會能夠代入的世界。我們玩這些遊戲的感受會是,別人原來是這樣看香港的,很有趣,很親切,但親切的絕不是裡面的人做的事情,而是那些景物。

我們能夠在這些遊戲中找到香港的外表,卻不能在裡面找到「香港人」。裡面很多號稱香港人,好一點的作品,也只能找到一些「說廣東話的日本人」,說的語言是廣東話,但靈魂上並不是。他們就像百變小櫻的李小狼,三隻眼裡的李玲玲,我們不能怪作者寫的香港人像日本人。如果給我寫一個拿破崙的故事,相信我也會寫拿破崙對著威靈頓講「X你老X」。因為寫故事的人寫給誰看,就決定了裡面的故事和角色是怎樣的人。要求他們寫出很香港的香港人,那自然是不切實際的。

但是,這不等於說,以這一代香港人的角度,寫這一代香港人的故事,寫進遊戲裡,是不必要的。也不等於說,以這一代香港人的角度,灌注這一代香港人的觀念,就是狹窄而不能賣出國際的遊戲。只是要實行本身的機會不多,也十分困難,而「光輝歲月」是我們好不容易所爭取到的機會。那麼,我們自然就該以這機會,去做這個總要有人做,卻沒多少人去完成的事情。

這總比再弄一個甚麼三國遊戲,甚麼武俠遊戲,甚麼山寨版魔獸世界,甚麼之塔傳奇要好一點。市場上不欠多一個上述的遊戲,卻很難找到以香港人的角度去寫香港的遊戲。就算這風險是十分大,這也是值得的,因為這是唯一的,如果我們現在不去做,有些遊戲可能會賺很多錢,但他不會留在人們的記憶裡,我們總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東西:當然,我們像任何一個香港人一樣,也想賺錢,但所謂利益最大化,並不可能只是賺錢。我們很相信說出自己的聲音也是一種「利益」。

再過二十年,很可能我們的記憶已非常含糊了。到時想做也做不做出來了,而以後幾十年之後的世代,他們就算想重造,也沒辦法重新感受這個城市怎樣從英國的遺民,走到新的時代的經歷,這世界當過殖民地人民的人,已經越來越少。在美國人緬懷他們的祖先怎樣在英國殖民地生活,從書本和電影史料裡想像時。我們可是實際在經歷過的這種生活,以及這種變化,能夠把我們所見所聞所記得的,鮮活的弄成各種媒體。遊戲會是一種很好的媒介,因為,他更能令人代入。

所以,這遊戲的主角並不單純是「香港」,而是「香港人」。

(續)

由製作人鄭立 于光輝歲月Facebook專頁發佈

想了解更多光輝歲月的資訊,敬請繼續關注Lakoo.com以及我們的FacebookInstagram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