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記文章 "ryu-vs-ken" - Lakoo | 拉闊 - page 2

ryu-vs-ken

老有所娛

發佈日期 July 6th, 2015 by 高重建

十幾年前首次見識中國大媽的廣場舞,覺得那個畫面很美,是一道香港容不下的好風景。這不過是港漂生活日常的小確幸,自覺小事一宗,從沒特意跟人分享。時移勢易,隨著「本土派」在旺角假日行人專用區「驅大媽」,後網民醞釀以「潑水節」驅趕,大媽廣場舞竟成為了社會焦點。

觀乎網上言論和身邊朋友,對廣場舞反感的較多,欣賞的如我是少數,這點我承認,反正我是怪人。反對廣場舞的論點我歸納出幾個,最多人持的態度是聲浪太大擾民,也有未經證實的說法是大媽販賣色情,另有專欄健筆說「革命歌舞」品味低俗,「屆臨收經,這個年紀的女人特別兇猛」「如果你也學過芭蕾舞,……看見這些大媽進駐香港街頭唱跳紅歌舞,以你的文化修養,不要告訴我,你沒有優越感」,亦有公知表示「內地大媽係文革成長一代」,乃內地輸入的政治工具,「冇知識冇文化,但懂政治」,是重慶模式,「乃文革政治文化復活」更多內容…

小朋友打交 大英雄作戰

發佈日期 June 21st, 2015 by 高重建

風和日麗的週四下午,在火炭某工廠大廈的飯堂,跟《小朋友齊打交》的作者Marti下午茶,碰上其他「炭谷」同行,紛紛朝拜偶像,加好友,索合照。是的,人稱小熊的Marti是行內的標杆人物。雖然他打趣說我是他偶像,我卻要認真講他是我偶像。

憑什麼?金融界的偶像有眼光有自律,透過投資賺大錢;娛樂圈的偶像有外貌有才藝,透過表演賺名利;遊戲圈的這位偶像,二十年前會考畢業開發出《小朋友齊打交》,整代人都玩過。沒因此賺到什麼錢。 更多內容…

直至成功,或者失敗

發佈日期 June 8th, 2015 by 高重建
公司開發了一年半的遊戲上週小規模測試,在中港兩地找來了幾千玩家,收集了很多寶貴的意見,有待修改和增加的地方不少,需要延期,作為監製的我一時間告訴不了同事具體推出日期,團隊中同事找我聊天。
3

同事A最關心數據,他相信,假如我們盯著每個流失玩家的點,以儘量留住玩家為原則逐一作出修改,那遊戲最初的三十分鐘,本來能留住60%玩家的過程就能變成70%。比如說,第一場打鬥以後,有10%的玩家跑掉了,那我們應該簡化打鬥的操作,避免過多的操作讓玩家怕麻煩而流失掉。 更多內容…

我要真遊戲

發佈日期 May 26th, 2015 by 高重建
一個偶然的機會,本欄上月談及挖坑收費模式的「遊戲的一橫一直」上兩篇被二合為一,在大陸的遊戲網站「觸樂」轉載。平時爬格子都是鎖定香港的受眾,轉載之下,有認可的,但更多是負面的,頗堪玩味,乾脆循環再用,騙騙稿費。留言大概二十多條,相對報紙這種過分傳統的單向溝通,顯得特別寶貴,我當然全都細閱,一一回覆。

不少讀者覺得內容空洞沒意思,指文章「無病呻吟」、「沒有中心的東一句西一句」、「各種扯東扯西,就不能好好說遊戲」,還有看得露陷的我發笑的「這就是典型香港報紙專欄口水文風格」。數一數,有個詞不約而同出現了四次:老生常談。 更多內容…

扯談亞洲手機遊戲論壇

發佈日期 May 11th, 2015 by 高重建
在手機遊戲行業十幾年,從沒在香港出席國際性的行業活動,因為幾乎沒看到過像樣的,直至上月碰巧出席亞洲手機遊戲論壇MGF Asia。在本來華洋共處的香港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良好,也陌生。論壇在海港城一酒店舉行,好一陣子沒去尖沙咀段廣東道的我居然一度找不著,反而是廣州過來的同事找到了,還跟我說近一年來了兩次來港都是在附近逛,路比較熟。

第一次在亞洲舉辦的MGF選址香港,可圈可點。樂觀看,香港仍是那個位置方便、機場高效、地靈人傑、服務周到、文化多元,讓世界各地精英聚首一堂的好地方。悲觀的看,老外英國主辦方誤以為香港還是那個殖民時代的entrepôt,進入中國和其他亞洲市場的中轉站,是個美麗的誤會,香港繼續從外向變內向,老本快吃盡。

開會1  更多內容…

遊戲的一橫一直(下)

發佈日期 April 27th, 2015 by 高重建

上回提到,遊戲也像功夫,就一橫一直兩個字,橫的是題材、美術、玩法,影響下載量、留存率和遊戲時長。至於直,一句講完,就是挖坑。

所謂「挖坑」,就是製造一個深不見底的付費坑,讓玩家永遠填不滿。用初中數學去理解,一橫一直就是x軸和y軸,x是人次、y是價錢。在傳統的付費下載模式,廠商的收入是x*y,像電影的票房。在近年席捲全球的免費下載、道具收費的模式下,收入依然是x*y,只不過由於付費的x一般只佔0.5-5%,要賺回相同的收入,y就要比正常下載費用高20-200倍。更何況今時今日,遊戲業競爭極度激烈,廠商需要遠高於傳統模式的收入才能彌補高昂的推廣費用。

這個時代背景,加上人性的貪念,使一個本來簡單的定額收費,變成需要經濟學家、精算師、心理學家來設計的收費坑。說起「坑」,大陸也作動詞用,從「坑人」用到「坑爹」,大概因為爸爸的錢比較多吧。因為人家「坑爹」,我們只好「拼爹」。工人爹拼不過商人爹,商人爹拼不過高幹爹。遊戲世界單純的比拼,一直延伸到階級鬥爭去。 更多內容…

遊戲的一橫一直(上)

發佈日期 April 13th, 2015 by 高重建

「唔好話俾我聽你有幾咁打得,師傅有幾巴閉,門派有幾深奧,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

電影《一代宗師》裡的葉問如是說。其實,當下做遊戲又何嘗不是?說什麼都無關勝負,只講兩個字,一橫一直。

橫者是指時間軸,就是讓玩家一路玩下去。詠春有攤、膀、伏三道板斧,遊戲也可以這樣理解。要做好一橫,就是三大要素,題材、美術、玩法。題材當然以玩家熟悉而本身有興趣的好,所以三國長做長有,以金庸系列、日本漫畫授權作題材的遊戲蔚然成風。當然理論上也可以原創一個新的好故事,但其難度不單在於創作一個世界觀本來就極難,也在於大部份玩家在遊戲過程中沒有耐性看故事,多數在看漫畫小說電影時追求一種體驗,玩遊戲時追求另一種,進入遊戲就期望馬上看到熟悉的角色,知道誰是誰非,不同角色的性格和特點。美術無需多解釋,就是畫風、音樂、配音、用戶界面和用戶體驗。至於玩法,則最為隨著遊戲歷史和遊戲終端發展而改變,比如智能手機的出現造就了一堆新的遊戲形態,接下來的虛擬現實終端如Facebook收購的Oculus,也定必帶來耳目一新的遊戲玩法和體驗。 更多內容…

創業與置業

發佈日期 March 10th, 2015 by 高重建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更多內容…

遊戲強國

發佈日期 February 28th, 2015 by 高重建

今年春節,幾億人拿著手機搖搖搖,戳戳戳。說的是微信和支付寶的紅包遊戲。

想要問朋友對遊戲的看法,常得到「我手腳慢,不玩遊戲」這類回應,很多還配以耍手擰頭,急著劃清界線。在這些朋友心目中,打遊戲就是在機舖靈活地躲避子彈,或者在手機屏幕點來點去進行複雜的操作。其實,遊戲遠超這個狹隘定義,應用層面無處不在。
更多內容…

我這樣IM到底對不對

發佈日期 February 2nd, 2015 by 高重建

這問題問得我自己好累。

前天WhatsApp推出網頁版,讓我很驚訝。LINE和微信2012年已經提供網頁版,這個功能實在給不到我任何感覺,讓我驚訝的其實是一個商業品的一項小功能,在我城居然成為大新聞,甚至是報紙頭條,而媒體給它的定性是「打工仔福音」。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