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輝歲月開發談(三)——所以怎樣才是香港人主題的遊戲? - Lakoo | 拉闊

光輝歲月開發談(三)——所以怎樣才是香港人主題的遊戲?

發佈日期 四月 15th, 2015 by

好,既然做香港「人」的遊戲,那又和「香港」的遊戲有甚麼分別?

如果你問外面的人,例如日本人,有些人會以為香港處處都黑社會,人人都風水師,大部份人都懂功夫。而有些人則覺得這裡的人死要錢,市徻,勢利,看不起人。有些人則認為這裡就是難民。這些香港的樣板角色,到處都有,只是非常的平板。

所以,我在想,可能我需要說的其實也沒很複雜,那就是「住在香港是甚麼回事」,進一步說,「成長在香港是甚麼回事」,香港人是怎樣煉成的?

舉一個例子說,為何香港人這麼勢利呢?當然其中有人先天的貪念在。但是有一個客觀事實是,絕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活在一個每天都需要花錢,不花錢就不能生活的環境裡。

很多香港人並不擁有一個真正意義的「鄉下」,沒有土地,沒有資產,沒有後退的地方,連住的地方每個月都要交很貴的租金,交不起就連住的都沒有了。那變成了,光是維持一個正常的生活,香港人已需要錢,而且是很多錢。

對於其他地方的人來說,賺不到足夠在城市生活的錢,就回故鄉耕田吧?回去自己最原初的生活,對這世界很多人來說是一個不賺錢時的選擇。但對於香港人來說,是沒有這個選擇,即使你再怎樣退縮,每天在這裡生活就是燃燒你的錢。去到這個地步時,勢利是否一種罪?或者你就算本來是不勢利的人,你也沒有選擇地。因為這就是香港的環境現實。

不可思議地,「家」這種東西,對於香港人來說是個奢求,不論是指住屋,家庭,或者是被稱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的香港本身。而錢是唯一的救贖,那麼,爭取錢,對誰都是天經地義的了。如果說,爭取錢,大家可能聽起來會很市徻,但如果說這是保住自己的家,那聽起來也比較易接受吧?客觀上這卻是同一回事。

就算看很多港產片,都不見得可以理解到這種環境,不以香港人的角度去說故事,可能大家都留意不到這點。

 

Tags: ,